语言是矛盾的温床,思考是痛苦的根源。

【言白】你与你(李泽言视角)

李泽言视角 关于小别胜新婚的故事 不明所以激情待删 

白起视角 @风枳枳风
 【言白】你与你(白起视角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到窗外街景一点点暗下去,李泽言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盯着对面楼顶过了好几分钟,泛橙色的最后一丝余晖还闪烁在玻璃边缘,他站起身。手表指针嘀嗒嘀嗒个不停,有饱含草木气息的小风从半空路过。

与通俗文学所描绘的潇洒情节不同,商场从来都不是个供给人休闲娱乐的场所,除非事关重大,李泽言是断然不想在结束工作后,仍让那些文件内容在思绪中徘徊的。可人只要还呼吸着就要思考,一思考他就难以控制地想到白起,想立马见到...

女子三人组
我不知道怎么加滤镜 我哭哭

你知道我生气时……

Caterpillar Yard侦探社:

发一下。
团栗和五竹的沙雕改图。

私设聚集地


01.花吐私设


※①

花在体内生长。首先从口腔内出现的花苞开始,茎根分支将从身体内部生长,成为血肉一部分。在此过程中花苞维持原有形态。不会有异样痛感,表面看不出来,但人会越来越虚弱且趋向于植物习性,解决方法与传统花吐无异。始终不挑明的话直到生长至极限,花苞将在某个节点瞬时绽放,枝蔓延伸穿透血肉,维持盛大而灿烂的绽放与人同时化为灰烬消失。

与此同时被暗恋的一方开始生长出花苞。过程相同,与是否两情相悦无关

当一方随花朵绽放死去同时另一方一定会生长新的花苞。如果是死亡方单恋,被暗恋者找到两情相悦对象即可解除,不能则死亡。如果是两情相悦,在一方已经死亡的这种前提下长出花苞的另一方必死...

W与夏夜第二场梦

W终于离开了世界。

W躺在不柔软的白色床单上,路不大平,走起来咣当咣当,另一块白色被单覆盖缠绕着,不像影视作品里轻飘飘搭在脸上,皱巴巴的一点也不诗意。

她走过那段路,没有声音,安安静静令她很想找人聊些平凡的琐事。W没有睁开眼,于是也没见到潜意识里想见的某个人,周遭实在是开始有些冷了。

当她发觉自己的意识还始终在虚幻中奔走,便看清了所有曾出现在梦里的场景。埋藏在小巷子中的街道也淌过米白色阳光,隔着半个湖泊那么宽的河流跃向平原,人群熙攘心怀善意,每一处敞开的房门都是归所。电子屏幕闪烁着浮现在半空,透明箭头划出路线,随之放了首愉快轻缓的休闲音乐。

遥远被遗忘的现实发出人声,娴熟的工作者语气激...

她站起身,向着遥远的,遥远的过往走去。
谁也不回头。
时间也不回头。

【言白】X题

 这位@风枳枳风 靓丽少女要的三十五米(。)我想想没想到写什么干脆把自己写的三十题拿来用了,选其中几题其余后补叭

好吧我就是想说如果感到不适请尽情殴打风枳小姐不要来找我(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.“交给我。”

白起是这样说的。

白起不愧是白起,这种时候总能予人安心与归属感,即使背后地面还堆叠着被风场搅得东倒西歪的砖石瓦砾,不知道谁的暗红血迹浸染在衣物上。风声呼啸讲话听也听不清,他望向在烟尘轰鸣中被恐惧压迫难以动弹的人群,揉揉当中那个吓得瑟缩的小孩的脑袋,像沉稳可靠的兄长。

交给我。他说。

没事,交给我。


19.最后一次交谈

「今天...

虚假置顶No.1

好像需要写一下,那我写个置顶好了。

你好,我是团栗!

目前主要吃的是言白/all白起。

其余有 胜出/轰出/K漏/柚天/星北/一期三日/苗舞/最赤/伸文/马场林 等等(……。)

随缘型爬墙选手,跳坑回坑看缘分,擅长咕咕咕,随时睡觉和翻车。有不定时记录心情的习惯,标题人间其几的都是这一类别,建议自由屏蔽……。

B站id团栗砸,偶尔写一些原创曲玩玩。渴望各种同好,愿意找我玩的朋友欢迎私信QQ号加我看清纯团栗在线沙雕(???)

主页里包含CPY的是和朋友们一起的原创企划,Caterpillar Yard超能力侦探社,有兴趣的各位欢迎来看一看!(叉腰)

先说这么多以后再补叭。

目前主食言白+各种白受向/柚天

轰出+胜出/我永远喜欢绿谷出久
K漏/忘羡/一点点all漏和温羡澄羡
一期三日/小狐三日/鹤三日/all三日
一只团栗/各方面都是辣鸡/CP洁癖
微博@团栗砸_神谷病晚期已弃疗
严重交障+眼癌没救。
并不是触,但是为了最喜欢的人努力

© 西木团子栗 | Powered by LOFTER